上医、中医、和下医——鹖冠子中的扁鹊论医

时间:2017-07-04 12:38    
分享到:
    卓襄王问庞暖曰:「夫君人者亦有为其国乎?」
    庞暖曰:「王独不闻俞跗之为医乎?已成必治,鬼神避之,楚王临朝为随兵故,若尧之任人也,不用亲戚,而必使能其治病也,不任所爱,必使旧医,楚王闻传暮●在身,必待俞跗。」
    卓襄王曰:「善。」
    庞暖曰:「王其忘乎?昔伊尹医殷,太公医周武王,百里医秦,申麃医郢,原季医晋,范蠡医越,管仲医齐,而五国霸。其善一也,然道不同数。」
    卓襄王曰:「愿闻其数。」
    暖曰:「王独不闻魏文王之问扁鹊耶?
    曰:「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?」
    扁鹊曰:「长兄最善,中兄次之,扁鹊最为下。」
    魏文侯曰:「可得闻邪?」
    扁鹊曰:「长兄于病视神,未有形而除之,故名不出于家。中兄治病,其在毫毛,故名不出于闾。若扁鹊者,镵血脉,投毒药,副肌肤,闲而名出闻于诸侯。」

    魏文侯曰:「善。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,曰桓公几能成其霸乎!」
    凡此者不病病,治之无名,使之无形,至功之成,其下谓之自然。故良医化之,拙医败之,虽幸不死,创伸股维。」
    卓襄王曰:「善,寡人虽不能无创,孰能加秋毫寡人之上哉?」